<kbd id='kVvlrhfYm'></kbd><address id='kVvlrhfYm'><style id='kVvlrhfYm'></style></address><button id='kVvlrhfYm'></button>

          若是人非,灵之落寞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或许,最残忍的情敌,是岁月。

          读《书屑集》,偶遇钱钟书这段话,如同遇到知音。满窗明月,满床书,真是浪漫到了极致,静谧到了极致,舒畅到了极致。最好是明月自己跑到我的床上来,把冷冷的光,静静洒在我身上,什么也不想,就这么枕着月色入眠。

          我想,"I Miss YOU"才是那句最能让我感动的话吧!

          (128)来时路,去荒芜

          无事东风走过,

          至少,他愿意飞。

          我喜欢原色的茶室,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有一种顺其自然的随意和率性。最好是有一卧榻,置于亭下,倦了枕着水声和蛙鼓入眠,任茶香弥漫,渲染梦境。古老的青石铺了一路,长满青苔,更显得幽寂。因为地势高,可以望见全城风景,登高望远,心旷神怡,连呼痛快!

          [标签:标题]

          雨声如梦,揉搓着我童年敏感的耳郭。一切景物都在淌着水,我记得那里的风景,雨水中木芙蓉开得浅白,雨声中躲了一只寂寞的猫。我们前行,油布伞散发着淡淡的桐油香味,水花绽放在麻石路面上,我的步点如高高低低的线谱,穿越雨水帘幕,不知道走了多远。也许是因为太兴奋,我不期然抵达了一扇朱漆大门,那是一个春雨中的苏州人家,里面喧闹的谈笑我听得越来越清楚,绵延过窗纸,油灯的眩光照亮我的眼睛。那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在诱惑我,我等待梦中盛宴打开,绿茶、豆干和葵花子,最好还有精致的糖藕片,这些都是能够刺激一个孩子的好东西。奶奶领着我进去,和每一个人寒暄。盛宴终于开始了,我小心地吸着气,看着大人把一屉小笼包在我的面前打开,透过雾气,我看真切了它细腻的白。

          红尘深处,梦过无痕,穿过指尖的痛,成殇。

          总有那么一些时刻,真实与幻觉,已无分别。

          有末日的到来,就有人伤感。

          [标签:标题]

          次日上学,在路上又碰上斋古。此公为当地一不解之谜,本名无人提及,俗号“斋古”,因其一生食素不事荤腥。老人都说他是阳间阴差,专管阴阳之事(死亡和出生)。也有人称他老神仙,但那些文化人都称他为奇人或异士。(此公在二OO0年的一天夜里神秘失踪,时已近百岁。当时寻找者众,遍及百里,概无所获。便传说其已回天复命。但这是后话,暂且不详。)

          生命,就这样享受着这些琐碎的过程,在这些唯美的情怀里随缘,安暖。

          谨以此文,致我怀念却再也回不去的年华。那年,我十五岁;那年,唯美如画;那年,永远的安暖。凌铭。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美丽的风景,无需刻意想起,那些油然而生的念想,或许就是岁月留给自己的一抹温馨。年华似水,当有一天,坐看云起时,能在盈霞满天的沉静中,将岁月的留白处,轻染一笺浅墨的淡香,只望能无愧于心,便足矣。

          当时的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知道初三那年。父亲说为了我的学业,以后放假我必须待在家里,然后我去告诉他以后来的机会少了。离开的时候他问我:“有梦想吗?”我说:“没有,不过理想到有。”他取笑:“还不都一样。”我纠正:“梦想跟理想的唯一差别就是梦想是梦中幻想而理想是切乎实际的想法。”他浅浅的笑了,“好吧!瞧你,一本正经。:顿了顿又问:”什么理想啊?”我极其严肃的说:“写作,出书。”他笑而不语。

          就是可以轻易地拨动我的心弦,随意地吹皱一池春水,仿佛雨巷里神秘的姑娘,带着无限妖娆散发出奇异的魅惑引我沉沦。

          [标签:标题]

          曾经不止一次的质疑过自己的人生,一度的认为这只是一场比较真实的梦而已。可是当真的回到梦里的时候,年轻的自己是那么的狂傲,有着比天大的梦想,无视一切的一切,今天总是在幻想着明天的事情,那么的肯定明天的自己将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天一天的跨着时间走,想着大事不干任何的小事,多次为燕子一去不归而感叹,常为花瓣的飘落而惋惜,但从没有因逝去的年轻而轻叹一声,一年一年过去了,村子里所有的人土房换成了砖房,而我还是坐在自己的土房子里做着别墅的梦,梦醒时分,准备拿起铁锨和镢头上地里的时候,却不明不白的进了另一所砖瓦房,现实和梦同时灭了,如掉进海里蜡烛,再无重新燃起的机会。窗外的鸟儿让我认清了梦和现实,以前的现实和梦都已成为不堪回首的梦。能站在这里,我就得为现在的现实负责。

          可惜,我手中没准备有摄影机,否则,我会拍下来留做珍贵的回忆。

          [标签:标题]

          好在暧暧的冬阳晒着冷树,落在厚厚的枯叶上,给予人增添了几分暧意!几匹啃草的小马,悠闲地在林荫中专注地搜寻着青草地衣,哪怕是我们拿着相机靠在它额前也无动于衷,那神情犹如影象中;一群不知从何处窜的山羊,在岩边攀爬觅食,对我们的到来也视而不见,严然一幅梦境般地田园风景,在嘘吁与惊呼间,所有的寒意与平淡消失在空中…,欢呼雀跃,穿过了丛林,一遍宽阔清澈人海子现在我们面前,神奇的彝海…

          一只脚踩在紫罗兰上,踩扁了它,紫罗兰却把花香留在那脚跟上。

          顷刻,泪若雨雪蒙住了我的眼,唯见身后“悲丝柳雪摧人梦,一句叹言千世绝”。

          有时候,我思念那个打动我心弦的那个人,我也无数次的想象着重逢的场景,但再次相逢永远都不是想象中的任何一个场面,那个人也不再是当初的样子,我难免伤怀。是啊,人不会只如初见,那个人怎么会一直是我脑海里的样子。

          然后嘟着嘴委屈的叫嚷着怎么也数不完。最后只能傻傻的脱掉鞋子,无奈的加上脚趾一起数。

          路,自有路的方向。云,自由云的归宿。我喜欢这样静静的,看泪,开成花朵;看流年,涓涓的细流,聚成小溪,汇成海洋。聚散,是一场缘。缘聚缘散,一应随风。

          [标签:标题]

          江南柔碎了无数的梦,江南风化了无数的情,江南墨染了无数的生命

          [标签:标题]

          思绪在记忆里翻滚着,淡淡地惹起了些许愁意!望着被洗涮的天空,朦朦中透着微蓝,想着生命也不过是记忆的叠加,如那美酒,越是岁长越是醇香,也越是敲击着心脏,如抽丝般的点点痛意,指缝流沙,这痛意的寸寸累积,却也在某个时候,抽空了心,苍白了理智。有时真的想放任自己流浪,在那方仅属于我的世界。没有虚伪的言语,没有伪善的嘴脸,有的是浩瀚无垠的空间,任我这疲倦的身躯得以休憩。

          回环,

          望着眼前那株无言的柳树,在清风的吹拂下,枝条轻轻地摇摆,一恍惚,柳树就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穿着长长的裙子,甩着长长的袖子翩翩起舞,那舞步是那样的婀娜多姿,脱俗清丽。在清风吹拂下,我虽然还感觉身上还有些凉,但也为之一快,看着舞步轻盈的柳树,我看到了平日无法捕捉的、无形的清风,也看到了一株伸长了手臂、竭力伸长身子,想扑进小河里去喝个够、喝个饱的柳枝,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可它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顽强地伸出,有时看着它喝到了,有时还差一点点,那清清的河水在它看来就是琼浆玉露,就是生命绿色的源泉,看着它的坚持,我为之感动:“为什么它能不顾一切去达到自己的目标,为了自己的美好明天而不屈不挠,自己却要放弃呢?”

          后来东单拆了,儿时的伙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伴随着大面积的拆迁不知道大家散向了何处,我很怀念,我怀念的伙伴们。

          心曲暗弹无止休,心语一瓣弹洒一地秋光。点墨挥毫写清秋,红笺字小但疏狂。时光静美,独守一帘日月窗,常言道,常言笑,常言宽。人生美好只记今日长。

          相信梦不再是梦,它是很现实的奋斗目标。即使挫折连连,但心中的信念不会倒去。

          你会心一笑,却推开了我的双手。自己突然坐起来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美梦,

          一直是个安静的女子,静静地守着淡然的心,看池水慢慢晕开,不惊不慌,不奢不望。习惯了默默无言,仅用一双眸子去探求这世界的未知,静静看,静静思,看这人生的精彩戏剧,思这剧中的悲乐哀戚。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时光,似一朵凋零在掌心的莲花2008年11月22日
          2. 遥想家乡的豆娘2006年12月19日

          热点排行

          1. 竹林听雨影朦胧,岁月无风染尘梦.2005年09月17日
          2. 小河晨景2011年01月01日
          3. 满山的牵牛花2008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