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3gdn5Q2CT'></kbd><address id='3gdn5Q2CT'><style id='3gdn5Q2CT'></style></address><button id='3gdn5Q2CT'></button>

          烟雨红尘,只愿细水长流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辗转反复,在那些无法忘却里,渐渐懂得了时光。

          作者简介:蒋东新,男,湖南省东安县人。1995年9月参加工作,当过农村中学教师、机关干部,2008年4月以来在县纪委办公室工作;2012年9月在东安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局任纪委书记至今。1996年7月起在《文化时报》上发表诗歌处女作《屈原颂——写在端午》,迄今为止已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监察》《湖南日报》《三峡商报》《新课程报》《青年知识报》《今日女报》《永州日报》等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上发表各类诗歌、散文、小说、新闻稿件近400篇。

          随后我每天都来到树下默默的祈祷盼望它们能复生。也许恒心感动天地吧,春耕时节到时,燕子归来布谷鸟啼唱时,在那颗"果王",带动下其他小桃树奇迹般地绽芽了。­

          身为毕业班班主任的李老师,不急不燥,不离不弃,精心治疗,温馨呵护之余,一有空,就扶着病妻下楼散步,引得左邻右舍都在他俩身后竖大姆指。

          梳理剪辑那些小情绪,一遍一遍自我救赎。

          [标签:标题]

          一如《克里斯蒂安的牧场》我们坐在蓝汪汪的青草绒上,眺望远方的那间草房,那不可名状的草房,就是我们不可知的命运。

          如果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自己,

          (98)茫茫世间善与恶谁又能说的清呢

          红豆,寄之相思,托与相思,亦矣散落的相思泪。

          爱情,是眉间那一粒朱砂,红得刺眼红得落寞,却又如此灿烂,在我们的生命中绽放一路悲欢。红色的情种正繁衍,白色的挽歌已唱响。速食的时代,匆忙的不只是青春,还有感情。

          一个转身,两种人生。用数学知识来解释,即使线相交,也依然会出现相交的延长线。慢慢的就远了,慢慢的就淡了。

          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是一座白白的城堡,蓝蓝的云天下是一只白白的熊,在草地上慢慢地翻滚,他翻滚到了城堡下,像上次一样,他接着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比当时那个更小,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说:“你想跟我玩么?”

          “老支书,前边就是官老汉家了,他也没有出来迎神,我们还去他家吗?”

          无约,无期,自然,才能久远。

          人说佛门空空,凡人难以一窥它的真面貌。佛说红尘深似海,苍生难度。其实佛门无门,你我都在其中。青青翠竹皆是真如,郁郁黄花莫非般若。所有的经书都是一样的,无字。不看,就是看;所有的佛菩萨都是一样的,无相。不念,就是念;所有的朋友都是一样的,都是我心中的佛,不见,就是见。淡看红尘,缘起缘灭。静听庭前,花开花谢。闲观天上,云起云落。

          幽幽古情,千年回廊,一场春暖花开的相许,坠入红尘的山水。我捻花的素手,穿过笔尖渲染的琉璃月色,穿过旧时寥落的寒江,寻着远古深处的惊鸿一翩。红尘万丈,年华逝水,旧梦潇湘处,一场烟雨,染了尘念的心境,散了情缘的云烟。一弯相思煮酒,静卧指端的流霞,却未醉了那寂寥的河山。千里烟波,红尘浪里,为灵魂安眠的惬意温柔,只落下芳华翩跹的时光,垂成岸畔凄凄摇曳的柳丝,于枯叶何去从中等着一次回眸。

          静静地走,一步,一清浅,一步,一安闲

          窗外已是春天,窗内温暖融融,受春的影响,春阳不断高照,春花妖娆妩媚,春蝶翩跹起舞,但我分明听见,那秋收的脱粒机声,已有农人在欢庆丰收的酒酿,觥筹交错之时,是醉意阑珊,也是笑靥盈盈,更是把酒话盏的高歌宏亮,这几乎已成定律。

          纸上的字句于尘埃满面里,带着俗世的旧尘,卷土而至的,是那份再也丢不下的相思。

          但假如有一天路过某个小街不小心听到了喜欢的旋律

          我一直不解他为什么不学做红枣打糕。好几次问他,他都只是笑笑。直到我那次被一家超市开除,走头无路的时候找阿强喝两杯。那晚我跟阿强一直诉苦,一直诉苦,讲我的所有经历。阿强只是像个父亲一样抚着我的背,一句话都不说。这并不是我要找他的结果,他并没有安慰我。我喝的烂醉,想一头撞在墙上。我猛灌了一口后跟阿强说:“你混好了啊,混的好了啊!”我放下酒瓶,冲过去扯住阿强的领口。“混好了啊。挣的钱多了啊,看不起我这穷鬼了是吧?连个屁也不放一个。你当我这请你喝酒呐?”我一脸无赖的怂样,流氓似的冲着阿强吼。阿强仍是沉默,那侧脸的轮廓抵挡住了我所有恶毒的话。我用力松开他的领口,拿起外套准备离开。

          自古凡尘交集,无意间的邂逅,跌宕跋涉柔软的温情。我曾说我爱江南的青石板路,你说,我们的相遇是这尘世最纯白的颜色。远遁的夜色,只为一种静宁的生活,那生命中注定的缘分,只为心里的人凋谢。独自等待,静若幽兰的流香。

          --少年沉醉之呓语痴言

          二十四节气之二十四语

          许多都已经改变了,

          更深人静,秒转分移,春秋一场梦。望万家灯火,春意阑珊,寒意日渐消。

          一直都是那个冷情的女子,却遗忘不了自己的心。惟一现在知道却抓不住的是:微笑的天使般的你是不会爱上冷情的女子的。梦一直在重演,心也在逃离背叛。承认自己输了一次真的这么难。

          时光剪了件衣裳,只是我不舍得也不敢也不想披在我的身上。因你坐立难安望眼欲穿,只是岁月在指甲溜走,灯火阑珊处已没有了那份守候。你的身边,伊人如画,如此相配,天作之合。蓦然发现流星划空,只是还来不及许愿它已消失在遥远的天际。时光敲碎了多少梦,双脚踩着落叶的狰狞,不知道什么时候心渐渐地憔悴的不成样子,一段情,几多伤痕。好个“半江瑟瑟半江红”,只是烟雾蒙蒙几多烟沙。虚幻的幸福,一个人在记忆中行走天涯的路。虚幻的幸福,一个人的地老天荒。错过了风错过了雨错过了相知,也错过共度未来,在自己未来的世界没有彼此的存在,这就是相忘吗,没有相知没有相爱这算得上相忘吗,从不属于自己的谈何丢失,只是错过,这场错过演绎的不是撕心裂肺,不是绵绵不断,只是道,好个天凉好个秋。没有眼泪没有欢笑,说不上十足的遗憾。放心,我仍然会记得不打扰是我的温柔。有些人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来。现在能把握就好好争取把握。有时候我们的遗憾会很美,因为没得到,可是毕竟它是一个梦。也是这个遗憾会永远不会忘记,也许这个遗憾我们有一天自己也想不起,记不得它的摸样。也许只是不甘

          说来也似乎冥冥中有种神奇的感应。两年前秋天的一个休息日,我独自开车路过栋梁路与中华西路交接处。那日秋风送爽,我的心情非常悠闲,边开车边欣赏窗外景色。这儿好象正是先前亭子桥所在的位置啊?于是在中华西路那座公路桥处停车下来,向四周眺望起来。一边寻觅一边想:没错,当年的亭子及亭子桥就是在这里,桥下就是这条河。独步旧址,我连连感叹世事变迁。而当我收起目光准备离开的刹那间,有座破败不堪的凉亭忽然跃入我的眼帘。我激动得脫口惊叫:“啊,这座亭子真还在呢!”是的,亭子还真在。但通常若不多加注意,一般是不易发现的。虽然它还在原地,周围的一切已完全不是当年的景象。它几乎是被隐藏在一座公路桥的西堍南侧的桥下,还被杂乱的树枝荒草簇拥着,路边也没有可以走进里面的入口,完全成了被历史封存起来的遗踪。前几天,我一时兴起,要为这座凉亭写点回忆类的文字。当文章写到一半,我又驱车去那里察看,孰料这亭子已被不知名的贤达好好修缮过了,不再像两年前那般蓬头垢面了。更让我欣慰的是,凉亭的修缮基本做到了修旧如旧,依然是青瓦石柱,依然是三面通透,原先充当石凳的大青石依旧背墙横卧,两根石柱上“禁止带牛”落款“王汪氏”的刻字还依稀可辩。连同那只剩下几块大石头垒成桥墩座基的亭子桥遗迹也作了适当的保护。

          最近总是会不经意的怀念起在学校的日子。那时候的天总是很蓝,我们一群人就坐在一起,抱怨着时间过的太慢,忘了是谁说的 “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友情没有维持也就淡了,学业百忙中,我也会和一些朋友联系,听他们说一说现在的生活或者聊一聊过去的时光。大家都一样,一样怀念着过去,一样过的非常孤单。平淡的岁月里,友谊的溪流安静的流淌,等到思念时便会察觉到那一股细腻,温柔。

          但我观之河畔,多数树叶已显澄黑,有些叶片已掉许多,掉落者,如同裸体的粗皮,皱纹杂糅,不忍观瞻。然也有少许之树,尚未散去秋的墨染,将红红的、蓝蓝的、浅黄的、淡绿的五颜六色,在整个河畔的树中,兀自张扬,漾出别样世界。

          张爱玲说:“彼此有意而不说出来是爱的最高境界,因为这个时候两人都在尽情享受媚眼,尽情的享受目光相对时的火热心理,尽情享受手指相碰时的惊心动魄。一旦说出来,味道会淡许多,因为两个人同意以后,所有的行为都已被许可,已有心理准备的了。到最后慢慢变的麻木了。”

          静默参禅,焚香祷告,心房敞亮,虔诚一片,领地之中的侵占,点点滴滴,何处不为向善之心的伟绩,在其中氤氲,生发香烟一片。

          路灯,发黄的色彩,给了路人寻找温暖的光明。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人们早已忘记这个默默的伫立在道路两旁的家伙,好像,它应该被忘记,绝对是遗忘的对象。这一切在过往的行人中显得那么理所应当。她,他,却爱上了它。他们喜欢路过这里,感受它带给他们的安逸与快乐,愿意把这无私的笑声献于孤廖的灯。

          春去春回,在那每一个春天的年头,她都会努力地从这无生命的泥土中生长出来,不管有没有人在乎她,也不管有没有人需要她,她都默默地现出自己的绿色,为城市增添一份清新的空气。或许,是春天将她召唤来的。

          荷花盛开的季节,循着时光深处的苍翠,淡开几许禅意的幽香。红尘烟火里,心灵的相约,又一次在文字里重逢。手握岁月的余香,只把一些清浅,放在浅浅的字里行间,蘸着婉约的墨香,品味寻常的温良。

          那一世,你为我在灯下绣鞋。

          透过窗棂,寥落的灯光,纠缠、汇聚,欲要刺向浩瀚苍穹。无尽的湛蓝,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渊,像漩涡一般使我迷离、错愕。而后,我蓦然惊醒,自己早已忘记是多久没有抬头仰望星空,多久没有见到满天繁星。太多时候,不是疲于奔波而是忙于闲散,太多的安排和计划总是败给了“没时间”。

          责编: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方知不染心2007年05月26日
          2. 一抺微笑 秋意正浓2009年0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