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QKYH4FyZ1'></kbd><address id='QKYH4FyZ1'><style id='QKYH4FyZ1'></style></address><button id='QKYH4FyZ1'></button>

          蝶与花浅语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趁着时间还早,到处去走走看看。故乡的路还是那样弯弯曲曲的!高低起伏的顽石路面全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水泥。山还是静静的躺着,枯黄的杂草长满了山坡,大树的叶子已经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爬上一个山坡,眺望远方的家,它依旧被一片小树林环抱着,树林中透出几点灰白。站在小山坡上,家乡之景尽收眼底!真可谓“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

          琉璃时光,温润,含淡淡清香。演绎、沉迷,走出悲伤的阴霾,渡一世光阴,四季的风景,且看且记,且行且惜。生命是一场修行,或许懂你的人,是最温暖的陪伴。我只会真正的爱一次,终是停下了漂泊的脚步,与喜欢的人共话桑麻,清闲时刻,种下一世嫣然,写下一生风清云淡。写在人生边上,那份刚刚好的温暖,会在我的流年深处潋滟。岁月里静静思,丰盈而笃定,还是会做一个单纯的人,走一段最幸福的路,在文字之窗里圆一段心梦。

          江南,那墨泼的山水,闲适的生活,清醇的茶茗充满了自在。于是,在那个细雨若丝的初夏,我们同时出现在了这座江南小镇上。在惜春的婉约词中邂逅,两张桌,两杯茶,我们临桌而坐。你说前来时寻找江南的声音。我点头微笑,相同的目的比邂逅更加引人入胜。千里迢迢,无论是苦寻还是漂泊,需要一处歇脚,卸下满身的疲惫。

          浅·笙

          汽笛一声,小城已在身后,万语千言咽哽着,说不出口。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喊着:“珍重!珍重!”

          岁月如歌,流年褪去浮华。花开花落,那么多年就过去了。于是我们的岁月终于被称之为旧时光,跟着一路东去的大江,再不复返。我在想,那些陪伴我们许久的事,是否也会在夏季融化,然后,随着血液,流淌?

          我开始和他一起上学,回家,打篮球。一起谈喜欢的电影,明星;喜欢的摇滚,乐队;还有各自的梦想。他说他要去北漂,时间不确定。而我只想着,按爸妈给我安排的路线走下去。

          今晚,没有风,也少了行人。走了十几分钟,除了偶尔疾驰而过的汽车,听不到任何多余的声响。

          满窗的春雨迷蒙,

          只想守着一份宁静,用一朵花开的时间,赋予时光一份安暖;用经年的一抹幽香,赋予岁月一份悠然。

          [标签:标题]

          诗歌:“是保家卫国手握钢枪的伟岸军姿;是劳动者挥洒血汗建设祖国的辉煌!”

          (120)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

          山脚的路已经被养鸡场封住了,我俩就只好从侧面爬起,侧面是偏坡,很陡。但这一次,我却那么地自信,硬是搀着妹妹向山顶攀去。一路上,树影婆娑,风景依旧,只是少了一份蓬勃。当我和妹妹站在山顶上,故乡也瞬间渺小了许多,大片大片的绿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清晰,朦胧在我眼前。好像我的回来不是很受欢迎,这样的变化也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妹妹忍不住站到我前面,大声地对天空喊了起来:“啊。啊”我也忍不住了,顺着她的声音也嘶吼起来:“啊啊”泪水顺着呼喊声一起从山里的小溪里滑下,只是不知道,我为何而流。妹妹说:“哥哥,我俩像傻子耶,没人会知道是我们吧。”“不会有人知道的。”“哥哥,那边是大海啊,我们等会去看看。”“嗯。”

          苏州寒山寺,有一味佛茶。茶水是淡而无味的,不过比清水多一份竹叶淡淡的清香。一壶碧绿的竹叶,悬而不沉,又浮浮沉沉。既是禅,又是茶。人生无定,时浮时沉。心是壶,也是宇宙,沧海桑田,云起云落,花开花谢,也如如不动,坚如磐石;心是瓷杯,也是慈悲,风雨如晦,日升月落,山河变色,亦不改初心,洁白如玉。心无挂碍,一切都无挂碍;心无旁骛,一切都在定中。寒山禅师云: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心净,一切都净。

          尘世牵绊,总有无奈伤了期许,也有别离断了相依。蝶走花飞,梦里花期。回眸处,夜已无声;红尘中,天涯静好。

          硝烟,又将笼罩整片天际

          独坐湖心,寂然不动,听冷冷的雪响,任雪落进心底,天地一白。心早已空掉了,只留下这一湖的雪,一湖的孤寂,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进来。

          每个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父亲喝着啤酒,我吃着西瓜。每当我吃的肚子也和西瓜一样圆时,父亲就会敲敲我的肚子,问上一句“瓜熟了没?”我照例是呵呵的不好意思的傻笑,父亲也笑

          [标签:标题]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不妨加我QQ:623714306更多文章请关注我的空间

          又到了初夏,夏至未至,却最是讨人喜欢。它没有仲夏的酷热,也不乏春日的生机,它来得安静,却也不曾低调。昨天你或许还身着长衫,一场骤雨过后,你却忍不住换上短袖。自然不会言语,你却听懂了它的暗示——夏天到了。

          我的年少只配你的美貌,你的微笑是我今生的骄傲。

          自古凡尘交集,无意间的邂逅,跌宕跋涉柔软的温情。我曾说我爱江南的青石板路,你说,我们的相遇是这尘世最纯白的颜色。远遁的夜色,只为一种静宁的生活,那生命中注定的缘分,只为心里的人凋谢。独自等待,静若幽兰的流香。

          有些人注定只能陪着我们走过一段路程,有的人注定只能在那某一时刻出现而不能相守到老。

          习惯了声声慢缠绕着光阴,习惯了默默收藏那些灯火阑珊的暖,习惯了生命的几许柔情。

          后来姥姥去世了,她便很少去姥姥家了,每年也只在春节去一次。那时,映山花还没开

          只看见火光中奔徙惊呼的人群

          雨绵绵,静静夜,多少繁花绿叶随风扬。笑对万千风情,还原曾有过的丝丝心动。雨滴如流星,包裹了所有的美好祝愿。想起了,你那双清澈星的眼眸。可却不愿再去回首那段过往!

          一阵风,一抹云,一丝温暖。一处清静,一处清馨,一处使你享受温煦的时刻。这也只能是你出现————春影。

          最先老去的一截时光是年少那些风花雪月的往事,最先荒芜的是一段凝结在心间真挚如一的感情。

          [标签:标题]

          当雪豹把矮脚虎抛翻撕咬直至鲜血淋漓怆惶直逃时,用时不过几十秒。它再一次用杀戳证明,它才是村中当之无愧不可侵犯的猫王。

          雅趣之冬,当然包容了这一切,可观之红尘,我所谁有逃脱,那没有世俗牵绊的“人在江湖走,那能不湿脚;身不由己处,实在难自说。”

          这个充满诗意才情,灌满水墨幽乡的地方,已然不是一个词,两个字,所能遐想了。这个“徽俗徽建徽戏,自有千年古韵”的村庄,四面环山,绿水常流,且山不高,水不深,万般柔情,委婉,宛如水墨犹画,卷吟其中,又似那般朦胧诗韵。

          夏天就更有意思啦,那时,由于牛羊不多,甸子上的草能长到没腰深。一到这时,我们就在草丛里捉迷藏,找鸟蛋,或用一根马尾丝系个套,拴在鸟窝附近套鸟,都非常有趣。玩累了,看一看远方近处,蓝天白云下,不时有一群牛羊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飘过,那真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

          不管事实如何变迁

          尚在浅吟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秋风有起了2016年07月07日
          2. 那些花儿2013年12月22日

          热点排行

          1. 烟花浅,迷流年2013年03月22日
          2. 人面桃花相映红2009年10月05日
          3. 曾经陪伴2007年0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