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8lIr637AI'></kbd><address id='8lIr637AI'><style id='8lIr637AI'></style></address><button id='8lIr637AI'></button>

          在黑夜里想你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QQ1634238367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纵使追逐里萍水相逢的爱恋,还是随着爱恋的青春停停走走,我们两个人的曾经拥有,还是随着人潮擦肩而过了,我想这就是宿命吧。

          也许在人生最后所剩的余晖里,翻开那时已经泛黄的日记,边看边撇子嘴上扬,微笑的看完之后,又合上。

          一个人的世界里,我用文字叙写我的五味人生,表达我的酸甜苦辣,写就我的青春年华,继写我的美梦与理想,在文字里,我一个人静静的活着。

          徐志摩在康桥邂逅林徽因之后写下:“我将用我的灵魂来寻找我一生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何等的淡然心境!可是最后的最后,到底是谁负了谁?谁又真正地放下了谁?徐志摩不是最终为了林徽因的演讲而在空中为生命画上了句号,我们不可以称之为凄美,用壮美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林徽因呢,不也是把飞机碎片挂在房间,日日深情地凝望。胡适称林徽因为近代史上第一位奇女子,林徽因是完美的,是许多男同胞们的梦中情人,她不仅有美丽的外表,还有一颗聪明的头脑,她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有如泉涌的文思,有过人的的才干,她让徐志摩爱恋了一生,让梁思成宠爱了一生,让金岳霖守候了一生,这样的人生值也。可是在许多人看来,她是深深地爱着徐志摩的,只是她太过理性,她爱得太纯洁。所以她从不懂得暧昧怎么写,她只有把对他久远的情感悄悄隐埋,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她太过于完美,她的诗作都是那样的澄澈,她永远都是那一朵梦中期待的白莲,开在许多人的心田,但就是这样的女子,连近乎渴求的思慕都是一种亵渎。

          趁我们都还年轻,多走几步路,多欣赏下沿途的风景,不要急于抵达目的地而错过了流年里温暖的人和物;趁我们都还年轻,多说些浪漫的话语,多做些幼稚的事情,不要嫌人笑话错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片段和场合;趁我们都还年轻,把距离缩短,把时间延长。趁我们都还年轻,多做些我们想要做的任何事。

          四川东北角的一个小地方是我的家乡,那里的生活闲适而自然,是适合养老的最佳场所。在这座慢节奏的小城里,许多的年轻人都被消磨掉了奋发的意志。我听到过许多来小城旅游的人说,这座城市闲适悠然,轻松而令人愉悦。它无疑是适合养老的最佳场所。环境秀丽,绿水青山环绕,空气清新宜人。听到此,我是为我的家乡感到骄傲而自豪的。而另一方面,我又感到万分的为难,他们也说,这座城市的年轻人太安静了,没有年轻人应有的活力和激情,没有那种奋发的向上引力。我不知道,这种现象应该如何来评判。但就我而言,我作为一名90后,作为年轻的一代,我更乐意出来流浪,更愿意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的广阔。

          就在黄帝泉下方不远处,我的右侧,一处巨石上的怪异图案又突然吸引住了我的眼球,远远望去,就仿佛一只远古的多脚兽正快速地向远处逃去。

          村庄的早晨带着浓浓的倦意,千山初醒,朝云出岫。几声鸡鸣和狗吠声唤醒着农家人。一天的劳作就开始了。

          烟雨,街巷,还有那撑着油纸伞的姑娘。这就是江南,走在周庄的雨巷里,最好是清明时节,总不免使人错将周庄当做江南。青石板铺就的巷,沉积着多少时光的碎影,滴落的水花啊!竟把江南跌出几个故事。寻个午后的傍晚,最好是灰蒙蒙的,看不清你迎面而来的音容笑貌,只需要用你的指尖婆娑的触觉,逮着梦的衣袂,像是撞上了爱情一样。不要作声的响,再听听那哒哒的马蹄声,其实是过客也好,或是归人也罢,着雨巷早就给了你一个美丽的邂逅,无需看清你的脸,其实模糊着的流过,早已跌落在了江南的梦里。

          一夜中彩暴富、儿子创业成大家、家族兴旺人欢马叫

          是沉沉的禅,散发出檀木的幽香,引导着又是一生。

          眺望远方,巍峨的百草岭在黑夜的笼罩下依旧那么的坚强和挺拔,离天三尺,欲摘星斗,虎踞威楚,笑傲群雄。不知你为何有这样的气概,心里不免敬畏和嫉妒。好羡慕你呀!历经冬秋春夏、饱含世间沧桑,依旧默默的守候,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思念心爱的人呢?

          爱,无处不在。情,不增不减。那囚禁我们的,已一去不返。人生旅途,处处是美丽的风景。在心灵深处,你我就是彼此诗意的栖息地。让信心充满每一天,让希望挂满每一个枝头,让心胸阔然空阔,让思念淡淡的,让生命一寸寸慢慢绽放。爱,也可以是一份淡然,一份闲适,一份惬意,一份从容。蝶为菊舞,菊为蝶醉,爱也可以是一种欣赏,远远的,静静的,只为对方幸福。欣赏有时比占有更美丽,更接近生命的本真。

          春雨呢喃,絮叨出多情的种子,密密麻麻,像鱼群般游下,溅起,你站在檐下,古铜色的大门,庄重肃穆,淡淡的泛出红木的幽香,悄无声息地,醉醺醺地飘过小巷,飘向远方,在那里,空气的罅隙里回荡着阳光的味道。

          如果这所有所有的日子是用来敲痛那深埋在内心的缱绻,那我宁愿不曾打开,不曾打开心中的锁,以留住时间所有积淀的感情。

          心里想着曾经的那个夜晚,她走出了家门,顺着曾经迎接母亲的方向走去,驻足,停留,回忆。“天凉了,快进屋吧! ”母亲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的身边,随手递给她一件衣服。恬淡的月光照在母亲曾经乌黑的头发上,泛出银白色的光辉。“你大概忘记了吧?小的时候,家里忙,我经常要出去干活,到很晚才回来,你们几个就会呆在门口等着我。”

          地上的铝壶里还有些水,够今天早上喝茶了,就不用打了,只需从屋子后边的屋檐下拿来木材就行。一天之中,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早晨炖茶喝,炉子的火着旺后便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茶罐,放上苦茶,所谓的苦茶——就是那种很便宜的茶叶,炖开了味道又涩又苦,也许懂茶的人从不认为这样的叶子就是茶叶,他们喝茶品的是其中的味道,而我喝茶是为了吃早晨的那一个或两个馍馍。一口茶,一口馍,茶和馍在嘴里混合了,茶的苦涩和着馍里麦芽糖的甜,那种味道懂茶的城里人又怎能懂得啦。还有,清冷的早晨,抱着火炉,望着欲挣出炉的熏熏烈火和慢慢起着小泡泡的茶水,听着木材燃烧而发出的叭叭响声,似呼喊,似宣怒,还有水快开时发出的嗡嗡声,似歌唱,又似轻吟,所有的声音和在一起正好组成了一支大合唱。这样的等待我能不沉迷于此吗?这样的茶能不好喝吗?

          任风吹过,任云飘过,不妨也如瞬息万变的浮云,在无尽的苍穹里摆弄着千变万幻的身姿。或孤影独悬,一任万顷碧蓝下的渺小;或乌云压城,恣意倾泻凝聚后的虎威,或红映西天,显露万千妩媚中的风姿,就是置若无视,悠然恣意。

          妈妈出去买早餐了。爸爸跟我说,昨天晚上妈妈半夜醒来还在想我的题目,终于想出来了,二话不说打开电灯,把过程写了下来,之后才睡去。我震惊了,半晌,马上跑到钢琴前,打开盖子

          沏上一杯主人提供的蒙山红③,香气清雅、味醇而甘、沁人心脾,仿又佛找回了曾经魂牵梦绕的感觉,叫人回味悠长。阴薄的阳光透过林荫的缝隙扑洒下来,身心也就在这沉寂的秋色中荡漾起一分惬意,一分轻松。此时此刻,仿佛世间所有的疲惫和烦恼都已随风去,一切都是那么的淡雅和安静。杯中雾气升腾,那渐渐舒展开来的片片嫩叶,似在向世人述说着大坪的悠长历史。

          初见莲,是观音座下的莲台,不娇不媚,清雅高贵。再见莲,是佛祖跟前的青莲,在暮鼓晨钟中,端然净植,淡然安逸。莲,生来就充满了灵性,每日听惯经文吟颂,更加净化了心灵。

          我也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写作。我觉得虽然写作是在筑起一座堡垒。但我们不是设计师。而且不会有这样的一座专门的学院,来培养作家这样的设计师。

          而且,还暗暗地,倏然成。让暗香的魅惑,飘于空气,漫于树木,落于尘土。静寂,舒媛,流泻,仿若天玉成,更乃凝眸中。

          想起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想起那个在半夜醒来找不到自己的人,我们的思想和肉体是否真的可以分开?

          [标签:标题]

          耕田,织麻,种瓜,采桑。孩子过“家家”,大人闲聊,俗的说些黄色段子,雅的说些奇闻趣事,当代风俗,上古神话。 也有真的隐士,独坐幽篁,弹琴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众鸟也高飞,白云独自闲,相看两不厌的,往往只有青山绿水。无人的山涧深处,无数的木芙蓉,开满淡雅的花朵,灿若云霞,真是山中无人也自在啊。

          人间有情,终抵不过岁月的狠心,留在昨日的身影,终究还是穿上了现在的外衣,而我如何才能追寻昨日的步伐,抓住故事的感动?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无能为力,怎奈何,红尘悲欢,流年聚散。

          心中一座坟,葬着未亡人。

          不要悲伤,不要哭泣,因为也许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你就会发现,幸福在,幸福一直都在。

          秋,也有心情吗?秋,也有喜怒哀乐? ­

          看书至深夜,熄灯准备就寝。

          (58)愿经千世轮回,万劫不复,请君安息

          最后,班主任带着我们在一个铺满阳光的草地上种下一颗小树,并眼眶通红的告诉我们:这是你们的梦想,它会开花结果,但你一定要先经得起狂风骤雨!女生T终于没忍住,蹲下去哇哇大哭起来。

          2015年12月16日 傲寒(深圳)

          着急了,他们到处呼喊:“那个朋友,你去哪儿了?”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浓密的乌云像一头吃人的野兽。泪眼问花花不语,形同陌路已成定局。

          (108)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执笔:摘繁华

          (196) 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视频新闻

          1. 观雨惜春,静享年华2008年01月05日
          2. 那些花儿2014年01月11日

          热点排行

          1. 我们目送了什么——读《目送》2012年07月24日
          2. 想念的味道2013年03月17日
          3. 别哭,紫丁香2013年1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