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c3LIBppMv'></kbd><address id='c3LIBppMv'><style id='c3LIBppMv'></style></address><button id='c3LIBppMv'></button>

          摩登水乡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淡淡的雨,因青春责任而绵绵的下着;淡淡的云,因青春责任而自由的飘着;淡淡的花,因青春责任而傲然的开着。

          白光闪闪,“OK!OK!”不断。

          禅院的钟声敲打心房,我跪在佛前,佛幻化成你,紧紧把我拥抱。你娇艳,飞扬,沉醉,在黄昏里,醉立在菊的肩头。所有的颜色,都是无色。所有的爱情,都是无情。无色即万色,无情即是有情。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秋风雨露。你随风而来,随风而去,卷起一地红尘,掀起漫天花雨。我便摇曳一身的花语,任相思蔓延,情意绵长。爱缓缓飘落,落地成殇。一缕清风,一缕幽魂,氤氲成满地花香。淡淡的情,淡淡的爱,淡淡的恋,飞舞成蝶。爱难守,梦难归,相思美,醉红尘。锦衾薄,韶华逝,泪空垂。

          [标签:标题]

          难言心中的疼

          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删掉照片、扔掉礼物、清空足迹也无法平息下来的往事。也有那么一种人生,买了张单程票,为了一个人,奔赴一座城,以为不会回来,最终却又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踏上返程的车。

          时间的流逝把无数的故事编写成了最美的回忆,当某天,我们只能靠着回忆来品味人生时,是否又有太多的念想占据回忆的地盘?还在梦想着那个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在水一方的女子,曾经的辗转反侧已成了回忆里的影片,一格一格,不急不慢的播放着。

          推开窗,一股寒气迎面而来,干冷干冷的。阴,看不到月亮,随机几首喜欢的歌曲,清醒一下头脑,此刻,-7℃。心中不免一个小小的期盼,明天,晴。这一次回到最熟悉的地方,天气却不是很作美,断断续续没有几个笑脸。只不过年前的一场小雪,稍微舒缓了一下压抑太久的心。现在,雪也化的差不多了,年味,一如往常的淡,像生活,像一杯白开水,平淡无味,品多了还会烦,苦在喉咙里。

          醉了,痴了

          幸福是件很小的事,那是一个人听歌时的情调,那是独自散步时的思考,那是捧书阅读时的渴望,那是欣赏夕阳时的美好,那是独坐路边小店里的那一杯香茗,那是时光就这样过去的静好。

          丝雨中的山峦,还有那迷茫的天空都是那般撩人。那个如梦幻般的飘渺,似传说中的仙境,又似海市唇楼捉摸不定,迷迷茫茫中透着自然、粗狂,就那么呆呆地凝望着那沁人心脾的飘渺,极力想象自己就站在群山的之上,置身于迷蒙的仙境之中,将自己的几点尘事摒弃于其中,更准确的说,只不过几抹不给意的渲染,却又勾勒出怎样的从容,酣畅淋漓。

          这一地亮闪闪的、

          如今,我不能停下脚步,就算一步一歇,也决不能原地徘徊。望着远处那一排排建筑,杂乱得不成形,但依稀有人的身影,在上面日日夜夜的贴砖、抹灰、封顶,一项一项的焊接完美,正如这陌生的风景,在我心里不断的成形,成了记忆里挥之不去的烙印。

          到了景山前街,赶忙下车享受与红叶的相会。依旧是满地红叶,不过与昨天不一样的是今天叶子上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雪。在雨雪的浸润下,叶子越发的有生机。路上行人很少,由于有冰雪覆盖,所以踩上去簌簌作响。在冰雪覆盖较厚的区域,发现叶子已经不太明显,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只有在冰雪少的区域能明显的看见叶子落上地上,红的黄的,大的小的,在雨水流过之后更显晶莹水亮。特别在方形的树坑里积了一层厚厚的雨水,把整个红叶都用水掩埋了起来,仿佛大自然要把部分红叶永远的保留下来。

          [标签:标题]

          饮清泪,恨悠悠。爱恨交织心朦胧。如花娇颜,命如纸薄。漫漫红尘路,几许凄凉常相随?几许忧伤愁断肠?几许相思白了头?几许爱恋伤容颜?山长水远的阻隔,隔离的是人身。却无法隔离人心。路遥遥,心相连。凝望天涯,你在天那边,此岸是我,彼岸是你。天涯两相望,孤单愁心房。相思总无边。何时方相聚?暗意影浮动,心愁似织网。醉眼意蒙蒙,情深意又长。

          抬头,仍是一片空旷的天,天地之间噪声回喧,我行走在这人海之间,渺小得不及一粒浮尘,无论飘起或者落下,都无人在意,无人问津。不知不觉走到了八月的渡口,纵然是新的时光,但人心依然。

          原来和你一样害怕著孤单-

          春光明媚,普照着山川大地,高原睡醒了,青鸟歌唱了,小草儿也蠢蠢欲动了。春风不再那么刺骨了,变得温柔了起来,所到之处,姿态摇曳,娉婷万千。二月的花,似乎等风一动就开了。春天,总会让人想到桃花,桃花也总是给人期望,给人温情,让人心生暖意,桃花灼灼,粉而不媚,爱如是,心如是,生活的美亦如是。

          日记,是一种细语,悄悄的。没有灯光,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只有舞台和带着各种复杂表情的你。有的只言片语孤寂着自己的心事;有的安慰,是给自己理由,与自己暂时和解;有的微语,似八锡罐,尘封到底。这样的密语默化成一场庄重的典礼抑或一场黑白哑剧。

          看《蜗居》的时候,海萍在剧末对自己的妹妹海藻说自己,她一步步按部就班不敢逾越,生怕有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她只是在大街上站着,却被熙熙攘攘的人潮推挤着往前走,向不走都不行。站在十字路口,当我们还在犹豫选择想那个方向走的时候,人流已经将我们推向大众的方向,根本由不得我们做选择。这个社会,我们还来不及准备将自己的梦想实现,却被迫糊里糊涂地走上了别人的梦想里。儿时的理想早已经飞的不知影踪,能做的就只有坚守好自己的心,可以迷路,但不可以将心也迷失,我不想将自己仅存的一点自由也被剥夺。看到这里,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多多少少有点感同身受,从小到大,谁又不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有时候尽管不愿意,可既然选择了,就没有后悔的道理,毕竟,这个社会目前为止还真的没有卖后悔药的。也许真的就该像古人说的那样:既来之,则安之吧!

          禅院的钟声袅袅,清冷,穿山越水,穿透一切,渺远,沉静。一切都在水云间,飘逸,空灵了。喜欢云水禅心,喜欢那种禅里若有若无的境界。有朦胧诗的美感,有齐白石大写意的潇洒。三山五岳,万里江山,云山雾海,有海市蜃楼的奇幻。抱明月,看佛经;拥清风,读自然。品茗读书,参禅悟道,天上天上,唯吾独尊。潮自来又自去,云自来又自往,日自升又自落,月不来也不去,无不随其自然,潇洒自在。

          在冷艳中燃烧灵魂,在冷焰中燃烧成舞,独自翩跹,挥洒浓郁的娇羞,流泻万种的风情。

          黑色小巷,流淌这深深的寂寞,我站在这一头,看着上空的电线交错,听着邻里的破嗓交谈,闻着复杂的气态味道。压抑,在我心里驻扎。一挥手,赶走沉闷;一抬头,看见路灯;一起跑,走向光明。昏暗的路灯照射着坑坑洼洼的地面。路面上几条深深的裂缝张着大口吞噬光明。我摇摇晃晃的走到路灯下,看着影子,那灯光把影子填的更深。

          原来醒的时间越来越长-

          《芥子园画谱》云:“与山水有顾盼,人似看山,山亦似俯而看人”。司空图《诗品冲淡》说:“遇之非深,即之逾稀。”空灵天真,非性情中人而不能为。梅妻鹤子友麋鹿,是怎样一种超逸?

          彩虹,横跨在蓝天白云。

          今日的天空,蓝的耀眼,还是那么轻易便将我的眸子拉拢了过去。

          “苏州呀,那可是个好地方呢,俺娘一直都想去的地方呢。”她说着,眼睛里流出向往,用她那生硬的普通话对我说。随即换上一张笑脸,对我说“俺叫葵花,你叫啥?”

          第二天。1800多元买了山地车及其他装备。晚上。准备必须之物时,心中仍忐忑明早是否成行。

          每当走出门时,风铃总会发出“叮叮”的声响,若是有一阵风,便响的持久。好像我与他之间的吵闹,总是诉说着自己才懂得语言。其实,我一直想不懂他为什么会选择风铃这么特殊的礼物送给我。也许是一时兴起,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

          学生代表发言,满座竖耳,鸦雀无声。

          是否错过秋天,错过你,错过一世的爱情,鸿雁南飞的悲鸣, 寂寞沙洲一人醒。

          水,周庄的水。是流淌着的血脉,走街串巷的功夫像极了巧妇。撸声一响,船上两、三人,那是去认识这个古镇最惬意的方式。荡着篷船,用你那带着彷徨的眼神,徜徉在水乡的倒影里,“荡呀荡,荡到外婆家•••”。卧在篷船里看风景,岸边喝茶的人在楼里看你,出现是那么美妙,你投入了别人的相册里,喝茶的人爬进了你的梦里,枕着周庄,连同那梦,让那爬满了虱子的思念,在水波里挠扰冬的晨。木撸子搅动着,倒映在水面上的石桥,楼房,柳树,还有行走在岸上的人影,轻轻的被这一来一去捣碎,碎成的光点,迷离着彩虹似的梦,似乎也只有诗人的茶杯里才能装得下相同的色彩。

          望着今夜皓月当空,心中有些激荡了,索性走出蜗居,在皎洁的月光下漫无目的的游荡。走在街上,隐隐约约传来《二泉映月》的轻音乐,追着那清纯优雅的曲调,来到了一个貌似高雅的殿堂旁,主人把屋子装点得古色古香的,门口还挂着漂亮的灯饰,那红红的灯笼,伴着优雅绵长的曲调,让人或多或少体味到非物质文化的古朴与旧书卷袭来的久远气息。仔细观察,其实在看似古老的飞檐下的酒肆里,真正在享受这高雅氛围的寥寥几人,相反地,豪气的客人们索性量大嗓门和漂亮的服务员聊一些很现实的话题,开一些大胆得让人心跳的玩笑,猜拳、嬉笑声,早已将有关月亮的情曲掩盖了。

          梦中,仇恨的果实在盛开,一朵复仇的曼陀罗再生长,我多少次在梦中惊醒,想想,我不是那样的人。

          巴国与其它诸侯国被秦吞并天下归于一统之后,阆中在历朝历代一直都是军事文化重镇,其优美的自然环境,加之地处于远离中原纷争的川东北的崇山峻岭之 中,也成为了历代名人雅士旅居或归隐的世外桃源。有古代文人聚集必然会留下文化古迹或遗址,阆中古城我去过不只一次,每次游古迹,无意间触摸到古人达观的 心迹,心头的折皱就会被抚慰得平平实实,优美的自然景观和浓郁的文化气息如同心灵的甘霖雨露。可以说,阆中古城是中国文化后院中值得一读的鹤发山林隐士。

          我以苍凉的姿势,聆听你凄美的心声

          一城狂风过后,思绪也乱,猛地被拉了回来,有点惊慌失措,感慨万千。

          青莲梅雨,山间清,薄雾微凝,似凡衣。亭前一段微雨,花开露珠落地,竹林闲叙,思绪轻轻。荷塘青莲起,连波微漪,何时记起,那段回忆。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巴中光雾2017年09月27日
          2. 品读人生,清除心灵的黄叶2010年09月02日

          热点排行

          1. 摩登水乡2016年07月19日
          2. 农场秋夜2014年08月17日
          3. 彝海记2013年0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