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UECGfcKAS'></kbd><address id='UECGfcKAS'><style id='UECGfcKAS'></style></address><button id='UECGfcKAS'></button>

          我有一间屋子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静静地走,一步,一清浅,一步,一安闲

          三百多年前,一部空前绝后的《红楼梦》横空出世,在华夏文学上掀起了又一层巨浪。那是一个从未被超越的传奇,那是曹公子的血泪凝华。

          黑夜里闪闪亮的那些纸鹤,陪我度过的孤单的晚安。

          依稀记得繁花似锦的时节,花香随风四散,带着你的问候迟迟而来,那个时候,心中是难以言喻的欢欣。可是,每每想起,便不禁嗟叹时光,那盘根错节的记忆便一起伸延,排开,剪不断,理还乱,满心的忧伤,便蜂拥而来。

          游荡红尘深深处,相望云水间。花开花谢,似水流年。生命之旅,匆匆错失。错过你,错过最美花季,错过一生情感,与谁相依?好想陪你,走一程悠扬的心旅!

          不要说我,对这世间只留下绝望,因为希望从来不是希望,不要说我,这疲惫的躯壳,只剩下悲痛哀伤,因为我从来不是我。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世间,不过是一个到处充满梦中梦圈中圈的地方,年年岁岁,我不过是从这场梦走进了另一场梦里,不过是从这个圈跳进另一个圈内。这个尽头,怕是无人知晓。

          倒回了过往云烟

          且听风吟,有些想念,也得到了一丝安宁。

          人生就像一串佛珠,一颗珠,一渡结,感情是线,一缕七情六欲的朱线,谁才是站在人生边上的有缘人,念着经的佛。佛是实是有情物,珠也是有情念,念着避世的佛语,也难放下了掌中的念,心中的情。

          在夕阳的抚摸下她脸上总是那样的深邃,静静的,柔柔的,似乎失去了往日的欢喜与笑靥,她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狮,越是安静越让人不敢靠近!

          它也能伤人。门闭着,双方却在看不到的空间里用力地拔河,手心渗出点点血迹。在争吵的时候,唯恐将对方伤得不够深,这样的言语就像飞不起来的鸟,到半途就折翼跌落,伤痕累累。地球人是不是应该提前怜惜那个将被时间、意外孤独地撇在世界上的人,而不是任着性子,把生活过得不成样子。

          [标签:标题]

          回家的路是快的。起泰安,经肥城,宿平阴,历东阿,道阳谷,取莘县,走大名,至魏县。

          醉了呀!醉了。水还是那样的水,云还是那样的云,满天的霞光,把大地装扮得分外独目可羡。可人么?却是人单影支,空留世间少年。

          徘徊在分别忧伤的边缘,寂寞的日子里,用文字粗略地记录一些情感上哀肠,聊以籍慰和释放自己。

          “叮叮…”放学的铃声划破了周围的寂静,一群群的学生蜂拥而出,急速行驶的车辆在校门口减缓了速度,卖零食的小贩正忙的不易乐乎。街道上零星的洒落着点点阳光,头上的白杨枝叶“唿…”随着风摆动,地上洒落的阳光也变幻着形状。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文/孩子气

          成就了南柯一梦。

          目的地,是一条浅溪。无论你怎么在水中行走,溪水浅盖住你的脚背就不错了。两岸是冬残春盛的碧柳。岸堤,浅草图新。隐约可见埋藏在被草木皆成组成护花使者的世界里的花朵。似繁星,似珠宝。镶嵌在碧绿翡翠玉石中,闪闪发光。一块无价之宝呈现在春的世界。

          [标签:标题]

          喜欢在晨曦的光晕里,与一本书问个早,闻那股淡淡的墨香。观赏一个个静止不动的文字,如何在作者手下妙笔生花,伸展它的张力。每到精彩处,不由感叹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这让我经常联想《红楼梦》里秋爽斋偶结海棠社,一群年轻人,出题限韵,一个韵脚,百种诗作,有的一挥而就,有的苦思冥想,也不超过一炷香的工夫。古代这种玩转文字吟诗作词的能力令人折服,文字非凡的创造力和不凡的魄力同样让人赞叹。毕淑敏说:“阅读是一种精神的按摩。当合上书的时候,你一下子苍老又顿时年轻。菲薄的纸页和人所共知的文字只是由于排列的不同,就使人的灵魂和它发生共振,为精神增添了新的钙质。”是的,文字是静止的,但它隐含着巨大的潜能,有着非同凡响的影响力,我喜欢文字那种多维度的力量。捧着一本有趣的书,感受着文字泛起的清香,缓缓在晨风中蔓延

          光头强把东西摆放好,看见他们来了,忙招呼。

          秋水长天,碧空澄明。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奏一曲,空谷天籁。不要人伴,不要人懂,人在草木间,心静人自闲。寻一处世外桃源,无人之处。一蓑,一笠,一锄,一箕,自得其乐。

          鲜血已被洗净,创伤已被抚平

          又是一个沉闷的天气,习惯性的向窗外匆匆一瞥,夏日的苍翠主宰着这个世界,绿意间栀子花、牵牛花热烈的开着。脑海中闪过泰戈尔“生如夏花”的名句,为什么说“生如夏花”呢?我想是夏天的花和春花不同吧,夏天的花有浓烈的生命之力。如果说,春花开放是因为春风的温慰,那么夏天的花就是由于太阳的激发了。“生如夏花”也许正是因为夏花具有绚丽繁荣的生命,它们在阳光最饱满的季节绽放,如奔驰、跳跃、飞翔着的生命的精灵,以此来诠释生命的辉煌灿烂。“生如夏花”也许还另一层意思也许是揭示了生命的短暂匆忙吧。朴树在他的歌曲《生如夏花》中表达了他对此的理解:“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我是这燿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夏花、火焰、惊鸿一瞥,不一样的美丽,却是一样的短暂,而生命亦正如此。时间从不为某个人而逗留,青春如诗,岁月如歌,当人生经历沧桑,过去的甜美成了回忆时,生命便即将到达它的终点。人们无法挽留生命趋向衰落,正如人们无法阻止花儿的凋谢。

          驱赶我往日的忧伤

          [标签:标题]

          一个人躺在昏暗的草地上,懒洋洋地看着夜空,找寻那点点闪烁的光芒。午夜的微风,不大,却丝丝入骨。草地并不辽阔,但当人躺下时,也算难以看到边际了。不远处的垂杨柳,静静立着,没有活动一下的意思。草丛里,有虫子的鸣叫,当然也有这些小生物的移动了。今晚就结庐于此罢,好久没有露宿过了。

          热闹真的是他们的

          山坳处一座悬空的小亭子将我们引至,“风玉堂”,多么禅意的名字。亭子不大,布局优雅,名人字画、精美茶具,琴台上还平放着一把古筝。观其名,看其设,主人必是此道中人了。坐在亭台上观赏,云开雾散,山峦逐渐地清晰起来。远处一座座的山峰也揭去了遮掩的面纱,断崖处,那如一缕洁白的飘带萦绕在隐隐约约、渐明渐朗的山峦间,想必山下一定有潺潺流动的溪流吧。

          坟墓干干净净的,被刚刚打扫完。只见坟上那几株野百合长得特别的茂盛,花也开得繁多琐屑,那芳香馥郁恰是把姑姑的回忆紧紧包裹着送向远方。

          何时,才能重新凝聚精力,去重新耕种,重新生长,重新愈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呢?这又是一个漫长而又辛酸的过程。如果人生如梦,这梦深太疼,我宁愿永不入眠;如果这是生命必经的磨难,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勇敢。

          灯红酒绿里藏不住孤独,万种风情为你独然。遥望你转身的方向,时光那样凄凉。你教我以善心对待他人,以孝心侍奉父母。以爱心点缀世界,可你为什么不对自己善良一点?你为什么让自己那么忧伤?曾记得,我们“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还记得我们的笑那么哗然,天籁都逊色几分。可是你悄然离去,没有片语只言。你答应过不会让我找你不见,可当我经历了烟波浩渺,浊浪排空,飞跃沧海,却再也寻你不得。是否你跟随南归的候鸟已飞成很远很远?置我一人于冰山雪海,静待冰山雪莲的娇艳?

          那些音符悄悄串连,在心中有规律地浅唱低吟,于是,蹲在萌芽之地,痴痴地,我发现自己已被深深吸引。

          窗外,阴雨连绵,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经触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经迸溅到了窗口处我工作时用的红木桌椅上,湿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纸,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关上窗户,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看够这窗外的景色。

          一直循着文字的足迹,寻找当初留在岁月的模样。经年铺满落花的路上,不管曾经有过多少次记忆的梦回,依然是踏着往日的余香,多了一次又一次漫漫无期的行程。

          青春,是一首华丽唯美的情诗,书不成行,

          开始有些害怕时间,无棱无角,触摸不到。我就像一个岁月的拾荒者,在寻找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心海。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片海,是最柔软的地方,在经历时间的冲刷后,变得坚强。

          秋天,把金色抛给田野,为丰收的果实涂上金色的光环;把红色抛给枫树,那红色的枫叶摇摆着向我们祝福。秋天,把绿色抛给森林,为森林的种子浇上及时的甘露,把紫色抛给了玫瑰,让更多的痴情终成美丽的现实。秋天,把深情的梦幻抛给我,让我当荡起浪漫的舞步,在熙熙的秋风里,爱有所悟、风韵翩翩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隐居山水,疏于浮尘2006年01月05日
          2. 冬雨里的感想2006年03月10日

          热点排行

          1. 家的味道2015年06月22日
          2. 断桥残雪2013年06月02日
          3. 苍苍蒹葭,转身即天涯2006年05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