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3pIqvBIb'></kbd><address id='s3pIqvBIb'><style id='s3pIqvBIb'></style></address><button id='s3pIqvBIb'></button>

          苇 痕

          2018年01月03日 16:40 来源:阿珂毕业论文网

          我对故乡的回忆已然朦胧,但唯独忘不了的是那个记忆中的小村庄。它仿若重重叠叠的枝桠间漏下的细碎的月影,又好像暮色降临山野的苍茫中凝聚的那朵经久不灭的彩色的云。它有股野菊花的香味儿,让我不禁沉沦,觉得有点微醺。

          至于家族兴旺人欢马叫,我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在青灯古刹品空寂,在琴台书房品优雅,在花间月下品风流;禅,千人千悟,万人万禅。人不同,悟禅亦不同,是“千江有水千江月”。同一杯茶,可出不同的味道,每个人经历不同,阅历或深或浅,性格或外向或内向,不同的人境,不同的外境,不同的心境,各有各的缘法,各有各的人生,口中的茶,也是各有各的味道。但所有的味道都是空的,一无所得。品茶的最高境界,悟的不是道,参的也不是禅,心无所住,一无所得。

          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们,然后以最美的姿态走过。

          一季樱花落雨殇

          晚风习习,翠枝绿叶在迷离的夜空下柔柔地招摇。晚风吹拂着我的脸,清凉无比。一缕黄桷兰的香这时候飘过来,辗转发端、鼻梢,流连不去。其实我是不喜欢黄桷兰的香的,只觉过于馥郁,郁郁的直达心底,在心底往复,久久化不开。仿佛一朵花开得过于俗艳,让人失了爱慕的心。然而这时候这一缕却是极淡的,只徘徊鼻梢,并不往心底去。想是这夜色夜风、翠枝绿叶、空旷的天地滤去了那一层馥郁,反倒让人生起逐香的愿望。只是我没有逐香的时间,黑暗笼下来,该回家了。不如踏着习习的夜风,让这一缕黄桷兰的香相送,回到放置灵魂的地方。

          有一段时光,散落在记忆里,记忆背着那个永恒。越走越远,熟悉忘了是怎样的陌生。陌生却是忘了,怎样的熟悉。一段旅途的告终,往往不是我们想要的模样。总有那么一段路,一个合适的地方。一个巧遇的路口,总有一些人。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心里。有那么一群人,说好要走到黄昏日落。走着走着人就不见了,满世界都找不到。终有一天时光告诉你,那叫渐行渐远。所有路过的或准备,要路过的只是时光一场。终要在岁月里渐渐散去,

          日子,悄悄地地滑过,流逝的有那么多眷恋和心动的时光;也收获了平淡的幸福与成长。

          他,谱了一首冬之曲,把我的快乐,编写得,源远流长。

          青石板的一旁,在水一方,一草屋,覆着茅草,简陋的屋子,里面的陈设更是简单。一张木板床,一个烛台,还有墙角的一些木板。虽是简单,可是很干净,看得出主人的用心。

          秋天,是适合读诗的。秋风萧瑟,总引出离人泪。纳兰性德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秋风悲画扇”写尽了天下痴情男女深沉的悲怨。李煜一曲“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写尽了亡国之恨。易安居士“红藕香残玉簟秋”,温婉地写出了闺阁相思。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更是写尽了天涯沦落人的万千悲情。我独爱王维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两句,不悲不喜,自在从容。

          岁月的残阳,寂寞如血,孤然如歌,惘然处寒风更萧瑟。

          如若可以,愿采一颗寂寞的香草,放在秋天的风中,听散落的记忆在暮色中吟唱;再鞠一捧秋水,等在清秋的夜晚,让感恩的心语在一弯月里,洒下一轮菩提花开。

          15年半夏

          记忆的扉页开始慢慢泛黄,页面被无数次的翻开揉搓到起毛,那些细细碎碎的绒毛,就在开开合合之间来回的走动,像是曾经的我,在人生的风景路上来回奔波,不知疲惫,而最终却注定了要离开,因为轮回。是想念太深?还是思绪太重?

          作者|枫林秋水

          行走在生命的旅途,总会选择停歇在季节深处,待年华老去,看青丝暮雪。能够在有你的城,寻一处竹阁幽境,种几株你倾心的花草,许些欢喜,于心底安憩,随性漫步的黄昏,恰逢几叶新芽的它们。我想,你定会有浅笑浮现,可是会忆起,经年里熟悉的身影。

          又怎么了,为什么空间又渐渐幽闭起来,周围的人瞬间变得迷离,一片片黑色不断涌来,让我感到窒息。“啊…啊!”怎么没有人回答,怎么那么安静,安静得可怕。

          [标签:标题]

          世界那么大,多去看一看。用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遗憾,随风散去,美好,留在心底,给心灵一米阳光,温暖安放。

          春雪如诗,春情似梦。那渐逝于心头的惆怅,几时竟化作温暖,在体内循环流动。

          夜色渐浓,一轮弯月流淌的清辉折射着一地的清冷,唯美而忧伤的旋律不停的在房间里飘荡着,轻轻的扣响心扉。轻捻一缕墨香于指尖,把蜷缩在过往里的心事化成文字于笔尖飞舞,摇曳着柔情。听雨曼妙的呢喃,悄悄的,心底溢满的是一帘风情,放飞思绪,穿过岁月的季风,轻轻弹起心中那根思念的琴弦,梦幽幽,心悠悠

          我虽然是家中的独子,却很少接受溺爱,这可能和家里经济状况不好有关吧,以至于后来母亲和我说起总会叹气,然后一副色迷迷的模样和我说,若是你以后有了孩子定然不会让你们来养,我怕你遗传了我的基因对孩子不好,我一定好好给你养着,不让他受委屈。后来随着家里状况的好转,以及我向来不丢脸的表现,母亲脸上也总会堆着笑容,她已然从年轻时候那个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女人变成了一个温柔儒雅的中年妇人了。

          那段记忆,那段青葱岁月,从此,成了生命中最美的时光。

          而众生皆为平等,缘起定会缘灭,无论人生之路如何,相信只要把能把握好“荒唐”的人生,体会好“辛酸”的泪水,梳理好“癫狂”的心态,感知好世间的“味道”,一段人生便已足够精彩,一段旅程便已足够美丽,一部著作便已足够流芳百世!

          想着想着,我喊道“戴帅!你要像李伟那样,为自己而活!”待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又回到了繁忙的学习之中。

          抱着她的诗集,度过了我的青春。诗是什么?是心境,是梦境,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混沌。诗与禅相通,都是一种只可悟、不可言的微妙与幽玄。

          回眸处,灯火阑珊,伊人却已不在。空赠一袭凄惨,淡看庭院深深深几许。

          你在离别前摘下黄色枫叶

          如果工作累了话,又不能走远,正好趁着午饭的时间,迈着步子,静静的徘徊在翠湖畔,原来喧闹的都市也适合彷徨,冬天的红嘴鸥呆呆的注视着你,一下子倦怠的心情也不再那样的沉重了。小路两侧的花暗暗的绽放,有些惊慌于感觉的正确性,或许在这里冬天都已被鲜花踩在脚底下了,唇角漾开的温度早已将冬驱赶得远远地。

          (43)不动声色饮茶,踏碎这一场盛世繁花(==倾尽天下)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恨的是这是自家的院子,是不能随便动土的,惊动了太岁就了不得了。村前边的张老头就是因为修房子的时候没有听阴阳先生的话,乱动了土,惊动了太岁,儿子在车祸中死了,儿媳妇带着孙子跑了,就剩下自己和那座没修完的空房子,整天过着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生活。

          一转身就不见了吗,说过要永远的。一起看过的花,一起听过的雨,一起走过的路,一起踏过的月,都也一转身就不见了。那只抛在河中心的旧酒瓶,仍然在记忆的河里飘荡,浓郁的酒味,醉了冷月,也醉了昨日。

          箫音飘渺,如风般拂过千年的石桥,掠过从唐宋一直流到现在的运河水,于月影下划出淡淡波纹,勾起翩翩遐思。

          时间在错与对中模糊了原本的意图,荒诞了那些以为的永远,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为了忘记爱情,我连自己也忘了,忘了过去,忘了未来,现在也忘了。对我来说,没有了时空,也没有了矛盾。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净土,心是莲花开,你已是莲花的一部分了,再也分不出你我。

          花开有意,人去无情。春红逃不过凋谢,零落成泥,青春逃不过成熟,旼旼穆穆。一念起,万般红尘皆有情。一念灭,沧海桑田也无心。缘起缘灭,只在一念间。

          每年八月,那满山坳开放的桂花,银白嫩黄,一粒粒,一朵朵,宛若初春的细雨,唰唰唰的轻响坠落,衬映着淡蓝色炊烟,在天际袅袅散烂,香飘十里,泌人肺腹。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再见了,旧时光2016年08月08日
          2. 月明星寒为谁颜2009年01月03日

          热点排行

          1. 素心,静美2017年01月18日
          2. 抒情小散文:望断天涯相思路2013年09月11日
          3. 写给流年2015年08月12日